隨著游客數量持續快速增長,包括麗江、大理、故宮等在內的諸多旅游景點及博物院,其承載能力正面臨著愈來愈嚴峻的考驗。而管理方也在此背景下不斷進行探索嘗試,並拿出多套應對方案。譬如,故宮便將在明年實施年票制度,游客持年票可在一年內參觀10次,此外故宮還將試行主題免費開放日、單日內分流等方式分流游客限制人數;雲南大理則在今年7月1日施行《大理市大理古城保護管理辦法》,擬向商戶征收古城維護費。
  直接對票務票價進行改革也好,轉而對景區景點內經營者收費也好,參觀游覽人群始終都是最後埋單者。故宮、大理等地的做法,均可認為是以調整“進門費”作杠桿,來調解景區人流量。可如此做法真行得通麽?麗江古城多年前就開始向游客征收古城維護費,但慕名前往的游客未見其少,麗江卻發生多起火災,去年的一起火災更給當地造成嚴重損失;2013年鳳凰古城大幅提高門票價格,遭到當地商家及部分游客抵制;而大理古城在2009年擬向游客征收每人次30元的維護費用時,也因遭遇強烈反對在最終作罷。這“進門費”收得艱難,似乎也未起到應有作用。
  僅靠調整“進門費”,實在難以破解游客過多的困局,在情理上也說不通。以故宮、大理和麗江為例,這些地方應是屬於全體國人的歷史人文遺產,管理方倘若不斷提高“進門費”來限制游人數量,難脫“富人可進、窮人止步”之嫌疑,只能製造更多不公平現象,並招致各方批評與責難。
  故宮、大理、麗江等地作為不可再生的稀缺資源,而全國游客卻有著不停增長的旅游“剛需”,兩者之間似乎有著不可調和的天然矛盾。推行年票制度、試行免費主題開放日也好,收取“維護費”也罷,都不可能從根本上減少游客總體數量。所以景區管理方不應將思維局限禁錮在收費調整上,而應拓展思路來合理引導游客,在保護人文自然資源與滿足游客精神文化需求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點,真正達成景區景點的“可持續發展”。
  實際上,作為具有一定公共屬性的景區,應該拿出更多強制性措施,來保證長期良性運營。比如,游人過載的景區完全可以先通過專家實地考察及論證,確定其最佳承載人數範圍,然後借鑒鐵道部實名售票的做法,在官方網站上公開售票,既讓有需求的游客能夠公平公正取得游覽權,又可最大限度保護景區。同時再在旺季和淡季,分別配以提高或降低票價等經濟杠桿手段,如此軟硬結合的方式,想必會比單一調整“進門費”的方法要來得更有實效些。
  文/劉哲  (原標題:調整“進門費”,可否解游客過多之困?)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bl04bltn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